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网站公告

指挥大师被送上灵车时现场齐唱《黄河大合唱》 严良堃骨灰将撒长江

时间:2017-08-23 11:12:52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灵车  浏览:7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6月26日上午,指挥泰斗严良堃先生告别仪式在八宝山公墓举行,有上千名艺术界以及社会的人们前来送大师最后一程。在大师遗体送上灵车的那一瞬间,现场突然传出《黄河大合唱》的歌声,严先生的几位学生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送自己最尊重的先生远行。  严先生二女儿张援对记者透露,父亲的骨灰将撒进...

  6月26日上午,指挥泰斗严良堃先生告别仪式在八宝山公墓举行,有上千名艺术界以及社会的人们前来送大师最后一程。在大师遗体送上灵车的那一瞬间,现场突然传出《黄河大合唱》的歌声,严先生的几位学生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送自己最尊重的先生远行。

  严先生二女儿张援对记者透露,父亲的骨灰将撒进他的故乡长江,此前母亲的骨灰已经撒在了湘江,而两江的交汇处口就是两位老人当年定情的地方,这是一个浪漫的约定,“他们准备在这个地方携手回归大海。”

  26日一大早,来自社会的人们闻讯前来,在八宝山公墓大礼堂送别指挥泰斗严良堃先生。没有总结一生的挽联,门楣上只有“沉痛悼念严良堃同志”。先生生前曾说后事一切从简,这是个简朴到没有任何花哨的葬礼,人们前来只是表达自己对一位前辈对一位艺术家的之情。告别室里,没有哀乐,回荡着《黄河大合唱》和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歌声与乐声。

  上午九点,告别仪式开始,人们依次进入告别室,满怀深情地向先生遗体深鞠三躬,以示哀思。简短的遗体告别仪式结束之后,严先生外孙蒋定鹄捧着外公的遗像缓步走出告别室,后面几位工作人员抬着严先生的灵柩。突然间,现场传来《黄河大合唱》的歌声,“风在吼马在啸,黄河在咆哮”,这歌声声音不大,但充满着力量。这是严先生的学生,他们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送先生最后一程。

  随母亲姓的张援是严先生的二女儿,她说,她们姐儿仨都管父亲叫老爹,“我的好老爹走了,他是高高兴兴地在音乐当中走的。”

  张援说,父亲希望后事一切从简,不留骨灰不办遗体告别不做会,不作任何纪念活动。但是父亲所在单位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领导一句话打动了自己,他们说:“严老头的亲人不仅有你们三个女儿,我们全团的新老同志都是他的亲人。我们作为亲人,和你们一块送送他。”

  说到父亲,张援表示:“他说我就是人民中的一员,是人民大众养育了我,永远忘不了老一辈艺术家的。他的老师冼星海告诉他,所学的一切都要先给自己的民族,要和民族的解放事业大业连在一起,他一辈子在做这件事。的周总理也曾经他,不要迷恋名誉地位,要做一名普通的文艺工作者。我的老爹做到了,直到最后他也希望不过多地耗费人民的财产,他特别不愿意让这么多的老朋友在大热天的来见他。我的老爹跟我说,不要用眼泪跟我告别,用《欢乐颂》和《黄河大合唱》的歌声送他。”

  至于严先生的骨灰,张援说:“父亲对我说过,我是个唯物主义者,我的一切从大自然来,最终要回到大自然。生前我已经占有了人民过多的名誉,我去世以后做最后一点贡献,就是把我的骨灰撒到大地上,作为其他生命再生长的养料。所以,他最后要回到他的故乡,他的骨灰要撒进他的家乡长江里去。这也是我父亲和母亲的约定。1946年,抗战胜利后,那天晚上,船停在口,我的父母相约在那里见面。他们这一代人真是浪漫,我的母亲去世骨灰已经撒在了她的故乡湘江,她在那里等他,他们准备在两人定情的地方携手回归大海。”

  在采访中,国交团长、作曲家关峡表示:“严先生的去世是中国音乐界的重大损失,他用一生给我们后人带来了丰厚的遗产。”关峡说,老先生生前曾经说一切从简,所以先生去世的消息团里一直保密。不过,只保密了两个小时,就披露出来了,所以团里紧急跟家属协商,所以才搞了这样一个规格高范围小一切从简的告别仪式。关峡认为,严先生的一生是的是奉献的,更重要的是他的一生永远温暖着所有的人。

  指挥家杨鸿年先生坐着轮椅前来,他说:“他是中国合唱事业的奠基人。我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和严先生相识,也曾经在中央乐团协助他工作,他的品德他的艺术一直是学习的榜样。一句话,没有他,就没有合唱界的今天。”

  指挥家邵恩评价严先生“说得少做得多,他的话字字千金,非常简洁,但一针见血非常到位。”邵恩认为,严先生做了中国近代音乐史发展中最重要的工作,包括《黄河大合唱》以及近现代进步的声乐作品合唱作品的挖掘整理演出诠释,有很多作品因为严先生才救活的。

  今天是美丽的母亲和三个心爱的孩子的头七,这几天一点开新闻,生怕自己哭出来了,一家五口本来幸福的生活着,可恨放火保姆,遇难前女主人还跟街坊说,这次保姆是找对了!火烧起来的时分,的女主人还喊着保姆让她快跑。(心很痛,这真的是现实版的农民与蛇)


相关评论